宜春眼睛激光治疗,宜春眼睛激光要多少钱,宜春眼睛激光手术安全吗

2018-01-21 00:28:36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

宜春眼睛激光治疗,

讲述记忆删除和重载的故事

  在《催眠大师》中,陈正道导演跟徐峥合作,本来《记忆大师》也想继续合作,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,主角变成了黄渤。黄渤曾经和陈正道一起合作过《第101次求婚》,这也是两人的第二次合作,不管是徐峥,还是黄渤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都是喜剧演员。

  “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偏好,”陈正道解释道,他举例自己喜欢的几部电影,比如《月亮上的男人》、《狐狸猎手》等国外影片,“这些电影中的男主角都是喜剧演员,但是他们在片中的表演都特别打动我。这次选择黄渤老师,我希望观众在看了电影后,会有一个评价,就是黄渤老师的转型是成功的。”

  黄渤在《记忆大师》中扮演一位作家江丰,他因为跟妻子闹离婚,就想把过去两人的情感记忆全部删掉,这样就不会感到痛苦。但在“记忆重载” 的时候,他的脑子里却意外地被植入了一段别人的记忆,就这样,这段“杀人的记忆”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出现。

  对于“记忆重载和删除”的主题,在以往的电影中也常常出现,陈正道说,早在上个世纪,在治疗精神疾病和纠正某些性取向领域,医学治疗领域一度采用这样的方法,就是在人的脑袋上开一个洞,通过去掉大脑中跟“疾病”相关的一段介质,来消除和缓解病人的疾病。《记忆大师》中科学原理的灵感正来源于此,就是人的记忆被分割成一个一个具体的“空间”,可以在仪器的帮助下,给取出来封存,或者是格式化,这样,以往的痛苦经历就不会再被感知。

  但陈正道表示,《记忆大师》中的痛苦记忆是由一个个具体的细节组成的,当这些细节被取出删掉后,病人就变成了一个“旁观者”,“他还会记得一些具体的事情,比如两人是如何认识的,如何求的婚等事实,但他的情感因素被抽离,所以不会感到痛苦。”

  《记忆大师》中的故事基础就是建立在这样的科学假定上。陈正道导演强调,《记忆大师》是一部软科幻电影,“在强调逻辑推理的基础上,再去展开影片中的情感故事,对于我来说,情感的力量才是最打动人的。”

  在导演了《催眠大师》和《重返20岁》等影片后,1981年出生的台湾导演陈正道变得炙手可热,在接下来的拍摄选择上有了更高的标准。今天,他导演的新电影《记忆大师》公映。这是陈正道“大师”系列的第二部。在上一部《催眠大师》叫好又叫座的基础上,此次《记忆大师》在科幻和推理方面做得更加充足。陈正道说:“很多人一提到悬疑推理故事,就会想到《盗梦空间》等影片,华语电影做这种电影,似乎就是先天不足,这一次,我和编剧任鹏一起,就是想做一些大胆的尝试,跟观众不再玩虚的,就是欢迎观众跟我们一起做一次脑力上的激荡。”

  做到故事在逻辑推理上的完美

  《催眠大师》讲的是催眠的故事,《记忆大师》讲的是记忆重载的故事。陈正道的下一部“大师”电影讲述的是发生在校园里的故事。

  对于这个系列的电影,陈正道强调的是在智力上跟观众之间的互动和较量。“我是一个记忆力很差的人,也是一个路盲。平常跟很多人见过面,下一次就不记得他了。我在生活中只记得我喜欢的人。”在北京交通大学的活动上,陈正道这样调侃自己,“我小时候很喜欢撒谎,曾经骗妈妈,学校常年有一个营养午餐,需要每月缴费,结果妈妈真的信了,我骗了她整个小学期间的钱,后来她看到我当导演后说,原来记忆差而撒谎好的人,也能当上导演。”

  谦虚归谦虚,但一聊起电影,陈正道导演就滔滔不绝。他和老搭档任鹏一起,再一次为观众端上这道烧脑悬疑大餐。“《记忆大师》主打的是软科幻,我们尽量做到故事在逻辑推理上的完美,但对于我来说,情感上的打动才是最重要的,影片中的杀人犯,他有童年时的创伤记忆,深受父母家庭暴力之苦,他的犯罪行为可以追溯到童年。而片中有一位女医生,她在看到暴力杀人后,发誓以后一看到犯罪的苗头,就要下决心扑灭它,结果好心办坏事,无意中成为了犯罪的帮凶。”

  对于这部烧脑影片,片中的主演之一徐静蕾评价道,《记忆大师》是她近几年来看到的“最有意思的剧本”。“其实我不演戏已经很久了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演戏没什么意思,但这次不一样,能和黄渤、段奕宏、杨子姗还有王真儿这些非常真诚、专业的演员合作,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。”

  本报记者王金跃 实习生高倩 J166

  关联

  段奕宏:我演戏最怕套路

  段奕宏此次在片中扮演一位警察沈汉强,他跟黄渤扮演的作家江丰在片中上演了一出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,结局是一个很大的反转。对于此次接拍这个角色,段奕宏表示,“我的新鲜感是导演的野心、创新、勇敢,我不在意导演有多高的段位,我在意这个导演是否还有野心、勇气、创新。”

  对于《记忆大师》这个剧本,段奕宏也赞不绝口,“这不是一般的推理片,片中每个角色都非常复杂,每个人都有自己痛苦的过去和包袱。”至于压力,段奕宏坦言,自己现在很放松,“因为压力都在导演那儿,我已经尽了演员的本分。”

  问起片中警察跟他在《烈日灼心》中的警察角色有何不同?段奕宏回答,两者差别非常大,“真的,我不太喜欢一个演员身上自以为是的东西,我承认我身上的局限性,但是这种不安全感能给我带来创作上的愉悦,越不相信自己,越质疑自己,我觉得才越有可能进步,让大家见到一个不一样气质的人物。”但他也认为,演员在表演时不能信马由缰,这需要导演的认同、认可,不能一厢情愿。“要奔着这个电影独特的气质,我要遵守这个电影的气质,在故事、结构的限制下,去呈现我应该做的一个演员呈现出的价值,也就是所谓人物的性质,我在乎的是这个,我讨厌的是套路。” 本报记者 王金跃J166

[责任编辑:周水根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